傲慢

这里是说要废号又回来的傲慢。
是个半吊子的文手以及画手。
是杂粮党鸭x
写出的东西都巨ooc巨难看。
主混:HP,mlp,小花仙。最近准备补HTF。
游戏是食之契约。
欢迎各位太太来找我玩呀——我会为你们打call——!
我对象世界第一可爱XDD

第三封信

亲爱的映: @林映

  昨天见了一面呢。西餐非常好吃,但似乎量太大了…?果然我们两个人都胃口小得很。

  我很高兴我能帮助你解了题哦(听到那道题是困惑你一星期的,这让我更开心了。这样的想法可能有点恶劣?)因为我想在你眼里是个靠谱优秀的人嘛。你能明白我这点小小的心思叭?毕竟大部分人都希望给自己的伴侣一个好印象呢(没有错,我也属于)。

  回头看看我居然坚持在十二点前睡觉这么久了——从和你交往开始。这是我从没想过的,虽然有时会因作业原因而拖到十二点半前,但那也只是很少几次!

  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喜欢一个人的话会和那人越来越靠近吧。

  早睡的感觉真的很好!不仅心情很好,感觉大脑都特别的灵活呢。这样的状态对我在学习方面很有利,我想我只要再努力点就能夺下第一了叭——毕竟年级十五只是个单纯的排名,总分事实上不大好看。如果想要考上理想大学的话还得再加油才行!

  ——正如你所说的,绝对不能让恋爱成为失败的借口。

  而且啊,你很优秀鸭,我也必须要和你并肩才行鸭——不然就觉得配不上你啦。

  虽然最近是在为不知如何安排学习时间而感到些许的迷茫,但在昨天与你的交流过程中似乎稍微有些明白了。我想我现在可以先试试?

  初三时写的交换日记真的非常有趣。事实上那段艰难的时期我已经快忘得差不多啦。毕竟我现在可以说是处于暂时的人生巅峰(当然之后我会爬得更高)。我已经想不起那种感觉了,因为现在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啦——人不能总回望过去鸭。

  也很感谢你那时候没有疏远我讨厌我之类的,一直耐心地听着我的负能…那段时期我真的很糟糕…在此给你道个歉。那时你估计也在我那受了不少的气叭?因为我的固执啊不听劝啊情绪不稳定之类的…

  但我现在已经好了——虽然不是完全的爬出来,但已经好了很多了!你看我现在每天都是笑眯眯的呀——真心的那种——至少在你面前。

  以前的事回想起来总是很有趣,同时我也会感叹这莫非是命中注定?

  不管怎么说呢,今天我也一直喜欢你哟。

                            你亲爱的傲慢
  

第二封信

亲爱的映: @林映

  虽说只是一个星期没见,但我已经想你想得很了。

  现在已经是国庆假期了。而你因为社团活动需要出一趟门,所以约会的事只能缓缓了。在隔上一两天就能见到你了吧?每每想到这个,我心里便高兴得很——我实在太想见到你啦。

  说真的,每当我的家人提起你是我的好朋友时我总是心虚得很,而每次更是要特别注意不把“对象”之类的词说出口来。

  今天我又对我家人说想你啦。可想而知,我的家人觉得我太夸张了:“上星期才见了的。”她是这么说的。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笑笑把“你是我对象”的话咽了下去。

  ——或许在别人眼里看起来确实夸张了。“朋友”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但如果是伴侣的话…这不是很正常了吗——虽然是老妻老夫了(?)

  由于不好当面说出口,所以现在来把今天的事做个小小的解释——我可没有一丝掩饰的意思哦。对于你和别的姑娘同床共枕的事,其实我还蛮嫉妒的…但转眼想想,你也有自己的自由空间,我也不能限制你的行为鸭…而且吃醋吃太多可能会被讨厌叭…在总总考虑之下,我只能弄成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啦。但似乎弄巧成拙了——因为您似乎是认为我没有危机感什么的…——事实上我相当在意的。至于裙子的话…我只能我确实只觉得与你相违和、不适合你之类的——就好比上次我穿了那条黑裙子你的感觉叭?风格转变太大了。

  ——可能我真的是耿直得可以。但我至少没有像平时那样哄哄别人说着虚情假意的甜言蜜语?不不不我真的没有狡辩的意思…

  啊…又是一封完全没有逻辑性的信了。我对此深感抱歉…在写这个时我似乎比平常写东西更纠结了。想说的话很多,但写出来又是繁琐得很。并且总感觉写出来的话根本就是脱离原来的意思?

  但我确实尽力了。可能是因为这有关于你的吧。人们常说的遇上喜欢的人的事就根本不理智之类的。

  你今天需要通宵对吗?那之后可是要好好补觉鸭。睡眠不够对身体可是很不好的。我会尽力陪你到最晚的。那么,我开始写作业陪你啦——别忘记我可是与你同在的!

                           你亲爱的傲慢
  

第一封信

亲爱的映: @林映

  细细算下来,这已经是我与你正式确立关系后的一个月了。而期间过程如何曲折坎坷,也已经是不必再多提的过去了。

  每当大脑放空的时候,我总是在想这结果是多么的出乎意料——至少刚和你认识时我是没有料到的。

  和你初遇是在小学。但一二年级的时候我似乎都没有和你有过太深的交集——那真是遗憾,我和你的在小学的第一个好友都不是彼此。

  如果我没记错,我和你的第一次谈话是在放学后。那时所有的同学都走光了,而我和你都因为有事——具体什么事我已经记不清了——留到了最后。你真的是开朗得很——当然包括现在也是。在走下教学楼的途中,你主动地开了个头,于是我俩就聊起来了。话题我还隐隐约约记得,是关于芭比娃娃的。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确实我从那时候起就把注意力稍稍放在你身上了一些,开始不由自主地关注你。

  你真的很优秀。坦白说,那时我很嫉妒,我讨厌你比我优秀。

  但之后的之后,我和你的关系并没有什么改变,还是和普通同学一样。

  直到三年级——

  那时你在玩抓人游戏。我刚好与我的朋友闹了矛盾。于是我便凑了上去。你很大方地让我加入了。

  ——或许那个时候命运线真正的交叉在一起了。我现在很庆幸我那时会不顾面子地凑上去。否则我可能会失去现在这个重要的人了。

  现在想想,我和你便是那时候开始熟稔起来的。

  这些事看起来琐碎却平常得很。但我不清楚我为何会记得如此清晰——明明记性差到晚上躺在床上便可以把白日的事从记忆里模糊起来。

  ——但对你的事,我记得很清楚。就像我记得我的家人的事一样。

  莫非是人们常提到的缘分、命中注定之类的?
  
  啊…写到这里。回头看看,这真是一封草率又胡乱的信。后面的后面我几乎是语无伦次了。但我压根不知道怎么整理,便前前后后稍微再整理了一下。但好像还是很乱,那便先这样吧。希望你不要太介意鸭,我真的很认真地写了这封信的。

  拉回现实。想想明天就可以见面了。我真是太期待了!

  就算是退圈了,也想用这个号和你说——今天也喜欢着你哦。

  希望你的梦境充盈着美妙的花香。
                                                               你亲爱的傲慢

今天玩医生遇到一个鹿头真的超好w
成最后的幸存者被他抓了差点以为就要升天了!然后他去带我找电机www
等我开电机途中一直耍钩子玩233结果还把我勾过去了2333在我差点放血而死时突然醒悟又把我抓起来让我挣脱了233真的超级可爱!
可惜忘记截图了不然放一波图
好像无意间被安利了鹿医呢233

乱糊的性转梅里美。

【暮光派】情马节

◎情人节贺文。
◎私设暮光派相遇那天为情马节(xxx),暮暮第一天来小马谷有时间写日记。
◎人物ooc。 无脑小甜饼。私心发糖。
◎小学生文笔。
》》》》  
01  
  “我今天遇到一匹奇怪的小马。”暮光闪闪顶着枕头,她在耳朵里塞了耳塞,但楼下的狂欢声依然像水一样从微小的缝隙中淌进耳朵里。她只能深呼吸着控制着羽毛笔在日记本上写着单词。
  
  暮光闪闪第一次来小马谷的时候,她认为这里的小马都是奇怪到了极点,尤其是那匹粉红色的小马,暮光闪闪还记得在她别扭地向那匹小马打招呼后,那匹小马尖叫一声就以闪电般的速度逃跑了。
  
  “那模样简直就像见到了怪物一样!我有那么可怕吗?”暮光闪闪皱了皱眉,用魔法控制的羽毛笔宣泄似的在纸张上恶狠狠地划了一条口子。
  
  后来在暮光闪闪应付完小蝶躲进自己的金橡树图书馆时,那匹小马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地凑到了自己面前,她笑嘻嘻地开始说话,顺便带着一堆热情的小马把图书馆里的一片黑暗与安静破坏得无影无踪。
  
  “她说她叫萍琪派——”暮光闪闪提到那个名字就忍不住翻眼睛。她把日记本上的划口修复地完好如初。
  
  “暮暮,萍琪派要玩装尾巴的游戏了,你想玩吗?”穗龙的头罩在相当粉嫩的灯罩子里,他一把将门打开,用兴奋的语气催促着暮光闪闪下楼和那些小马玩耍。
  
  “不!”暮光闪闪把日记压到身下,她瞪着眼睛冷硬地拒绝了,“小马谷所有的小马都疯了!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最后她几乎是用吼的方式把整句话说完,又把头扭向窗外。
  
  暮光闪闪当时难以理解这群小马究竟是有怎么样的精力才能玩上一夜还能兴奋地去看塞拉斯蒂娅公主升起太阳。直到她后来因为和谐之源把她们六匹小马紧紧联系到一起,在护送苹果树去苹果鲁萨的那天晚上,暮光闪闪明白了那是多么有意思的事。
  
02 
  一年后的今天,便又到了情马节了。暮光闪闪买了一些与情马节有关的书籍,她按照着以往的惯例在回家的路上就开始了阅读,一如既往地与别的小马撞到一起。
  
  这次撞到的小马是可爱军团。三匹可爱的小小马相当忙碌的样子,三双眼睛在跌倒的时候也是往旁边乱瞄。
  
  暮光闪闪不自觉地向她们介绍了情马节的缘来,只见三匹小小马无趣的神情在听到爱情魔药的时候瞬间点亮。她们反常地向自己借去了书便直接跑远了。
  
  这匆匆忙忙的样子倒是让暮光闪闪想到了自己与萍琪派相遇的场景,她不禁露出微笑,扭头却见到自己脑海里的主角就站在自己面前。
  
  萍琪派依然是笑嘻嘻的样子,说起话倒是一针见血:“嗨暮暮!你刚刚在笑什么呢?”萍琪派敷衍地向自己打了招呼就往重点奔去,弄得暮光闪闪有些窘迫。
  
  “嗨萍琪,”暮光闪闪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嗯倒也没什么。就想到一些有趣的事啦。”
  
  “是这样吗?”萍琪派没心没肺地继续微嬉笑着,脸又向暮光闪闪凑近了许多,然后她漫不经心地点破了暮光闪闪那点小心思:“暮暮你是不是因为看到可爱军团跑了的样子想到我们两的初遇呀?”
  
  “…你怎么知道的?”暮光闪闪不由得瞪大眼睛。她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她讨厌被人猜透自己不想说的心思——这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萍琪超感啊!”萍琪派吐着舌头笑弯了圆圆的眼睛。她一蹦一跳地跳到暮光闪闪身旁,把暮光闪闪伏在自己的背上:“嘿!暮暮我们去过情马节吧!”
  
  “嗯?我们又不是情侣,为什么要过情马节…嘿快放我下来!萍琪!”
  
  “暮暮,以后的每个情马节我们都一起过好不好?”
  
  “你先把我放下来再说啊!”
  
  …
  
03 
  暮光闪闪并不想承认与萍琪派度过的那整天是非常愉快的——与任何小马度过的都愉快——可能要排除她与闪耀盔甲过的日子,但这确实是事实。
  
  暮光闪闪从没想过这匹粉红色的曾经被自己认为是疯子的小马能带给自己这么大的改变。至少在她的影响下,自己还是学会了一些幽默——虽然很少。
  
  “萍琪,我现在难以想象如果当时我来小马谷,没有遇到你会怎么样。”暮光闪闪嘴角噙着自己也没察觉的微笑,她在日记本上写下句子。
  
  “我很高兴我能遇到你,遇到你们。这让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书呆子——噢虽然还是有点。
  我从不后悔来到小马谷。萍琪,你是我遇上的第一匹小马,也是我自动搭话的第一匹小马。
  萍琪,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END《《《《
  
       暮光派太可爱了! 她们太美好了,太互补了!
  写这篇也算是让我复习了一遍小马吧,就挑选了几个适合的情节来写。这篇私设多了些请别介意。
  真想写出她们所有的好,可惜文学功底实在不足写不出来…
  各位情人节快乐!

【暮光派】尾随者

◎暮光派。
◎无脑小甜饼小短篇,HE。
◎人物ooc。现代架空,双方人类皆无魔法设定。
◎小学生文笔。
》》》》
  “…萍琪,”暮光闪闪半蹲在没开灯的浴室里,她双手紧握着对着屏幕亮度调到最低的手机,两个正打字的大拇指隐隐发颤。她颤颤浑浑地又打下几个字:“那个人来到你家门口了。”
  
  暮光闪闪向来不是一个怕黑的女孩,只是她这次实在是遭遇了相当紧急的情况,以致于她的脑袋像可爱军团录下的MV一样一团糟,此时她只想找到那粉红头发的人。
  
  屋外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了。之前暮光闪闪透过猫眼看到了门外的人——那个人穿着黑色连衣帽外套,他带着鸭舌帽,甚至滑稽地把外套的帽子扣在鸭舌帽上。但暮光闪闪笑不出来,她几乎被吓得尖叫,虽然她及时地捂住了嘴。
  
  暮光闪闪自然是熟悉这个鬼鬼祟祟的人的——这人便是尾随了自己几天的人。也正是这人的原因,暮光闪闪才会来自己的朋友萍琪派的家中,至少能两个人一起回家会安心些——她和萍琪派并不顺路。 何况云宝黛西也是和萍琪派同路的。
  
  萍琪派看起来总是笑嘻嘻的,暮光闪闪一直觉得她是不靠谱的人,但她不得不承认萍琪派的派对是办得最好的——至少在她认识的人里。
  
  在暮光闪闪告诉了萍琪派她身后有一位跟踪狂魔先生(也有可能是小姐)后,萍琪派难得正经起来。她领着自己一路躲躲闪闪的,并且保持冷静地告诉正准备去教训一顿尾随先生的云宝黛西不要轻易动手——这真不符合萍琪派的做法,但神奇地是倒还真没见到那位先生了。
  
  “萍琪超感嘛。”记忆中粉红色的女孩在自己问起时得意洋洋地说道,然后爆发出了一阵疯狂的大笑。
  
  暮光闪闪看到这人之后便躲进了浴室。她无助地抱膝蹲在角落里甚至不敢开灯,连手机的亮度也是调到了最低。暮光闪闪推了推已经离开了鼻梁的黑框眼镜。她几乎什么都没想地首选了萍琪派。之后她才想到在尾随先生还没撬开锁的这段时间她完全可以先报警。
  
  而在暮光闪闪把短信发过去的几秒钟后便接到了那端的回复:“噢我的天,她居然找到我的家了!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萍琪超感居然失灵了——它可从来不会失灵的!还好我离得比较近——暮暮,你可要好好待在原地等我回来英雄救美啊XD”
  
  萍琪派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地神经兮兮的,暮光闪闪甚至能从中感受到她的欢快——欸等等欢快?之后她很快地就否决了。她想这可能是她脑子里糊了一团奶油才能冒出这么愚蠢的想法。
  
  “我想我还是要报个警比较好吧。” 暮光闪闪一边听着房间外的响声一边用手指戳着手机屏幕拼写单词。
  
  “不不不你可别动,我有能让双方都快乐的解决办法XD”那端几乎是秒回,快得暮光闪闪怀疑是不是萍琪派用那玄乎的萍琪超感预测到了自己的回答而早早地打完了句子。
  
  暮光闪闪的理性告诉她不能再继续等待,但她的内心却犹豫了——她知道萍琪派是个神奇的人,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像把曲奇饼干塞进自己的头发里那样把那位尾随先生变消失吗?
  
  显然是不能的。
  
  “别担心啦,我保证能做到——我用萍琪毒誓发誓XD”手机在手里振动了两下子,萍琪派在那端继续安抚道。
  
  “…好吧。”暮光闪闪最终还是向萍琪派妥协了。她妥协的一大原因便是萍琪派一直不是一个轻易发誓的人——特别是萍琪毒誓。 况且她依然好奇着萍琪派到底有什么办法,虽然这是与自身有关的赌注。
  
  “咔——”门锁终于被破坏掉了,发出了惨痛的呻吟。暮光闪闪寒毛竖起,额头和后背开始渗出冷汗。门外的脚步声慢慢地逼近,又走远,像是葬礼的丧钟令人发毛。
  
  暮光闪闪开始后悔起自己为什么不去报警。她几乎被这若远若近的脚步声逼得发疯,冷汗把她的刘海黏在额头上,背后的衣服也是湿乎乎的。
  
  太糟糕了、太糟糕了。她的瞳孔开始收缩,她在心里不停地重复着,连嘴唇也开始不受控制地作着口型,声音几乎要从喉咙过到嘴唇再来到空气中。暮光闪闪只能腾出一只手捂住了嘴——她生怕自己不受控制念出声来。 她闭上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随后什么都听不到了。
  
  或许再过了一小段时间,暮光闪闪总算冷静了——相对之前来说。她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远了——确确实实地远了,并且消失不见了。亮光撕开了黑暗,如同童话中骑士的利刃。
  
  暮光闪闪被突如其来的光刺痛了眼,她眨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被灯光勾勒出的身影,直到那个身影伸出手把自己从地上拉起时,她才看清面前的人是面带笑容的萍琪派。
  
  暮光闪闪不禁抱住萍琪派。现在她没法去想萍琪派究竟怎么做到安静地解决了困扰自己的问题,她只想抱着萍琪派安抚一下自己,才能把挂在眼眶上的眼泪憋回去。
  
  直到暮光闪闪恢复了冷静,她才用着平常的语气向萍琪派提问:“萍琪,你真是太厉害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萍琪派眨眨了眼睛,偏着头将手指竖在嘴唇上,神秘地拖长音调:“这个嘛…自然是分享快乐啦!”
  
  “你难道不害怕吗?”暮光闪闪问道。 她还是难以置信,正想多问几个问题套出真相,却只能问出一个问题后便被萍琪派被迫噤了声。
  
  “不会啊——一个诚实的姑娘可不可怕呀。”萍琪派将手指比在暮光闪闪的嘴唇上,她一如既往地说着难以理解的话。
  
  “对啦对啦,暮暮,我要问一个事哦。”萍琪派牵着暮光闪闪的手把她拉出浴室。
  
  “嗯?什么?”
  
  “你愿意做我的GF吗?就当做英雄救美的奖品啦。”萍琪派望着暮光闪闪疑惑的眼神,一双湛蓝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看起来像狡黠的小狐狸,“我是指girl friend啦。但我可不要永远的哟。*”

》》》》END《《《《 

*:这个梗出自小马第二季25集暮暮所说的B.B.B.F.F(永远的好朋友大哥),后杰克所说的P.F.F(永远的小马朋友)。

【梅里伊】自家的呱娃子不宠着怎么行?(上)

◎无脑小甜饼小短篇。
◎傻白甜,人物ooc。架空现代,一方人类一方数据设定。
◎小学生文笔。
》》》》
01
  近来一款名为旅行青蛙的游戏风潮卷席而来,一时有关这只小青蛙的养成风混得异常火热,甚至是对游戏不感冒的人称“老古董”的梅里美也得知了这款游戏。
  
  梅里美得知这款游戏也主要是由于他的同事梅特墨菲斯的每日安利的功劳吧。在梅特墨菲斯刚下的短短几日内,梅里美也不知道梅特墨菲斯抬着手机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炫宝似的炫耀着他那只名叫“小吃货”的呱崽子。

  “啊小吃货怎么还不回来?它是不是不要它的爸爸了?”梅特墨菲斯用手指焦虑地滑动着屏幕。
  
  “瞧瞧我儿子多棒!它给我寄照片过来了!”梅特墨菲斯得意洋洋地点着屏幕。
  
  …
  
  这也不由得让一心苦读圣贤书的梅里美对这旅行青蛙产生了一丝好奇:这游戏有这么让人和磕了药没什么区别地上瘾?
  
  梅里美是见识过梅特墨菲斯对游戏的喜新厌旧的人。他见过这游戏在梅特墨菲斯的手机里存活的最短记录是刚下了还没打开就删了。 现在都是几个星期了,他居然还没有玩腻卸载?
  
  梅里美对此感到不可思议。他拖着腮侧头看着自己的同事一脸慈父微笑地看着屏幕,藏在厚厚镜片的红眸通过侧面都能看出闪闪发光。
  
  “哟梅里美,游戏我已经帮你下好啦。”梅特墨菲斯突然凑过来,不得不说他那满脸笑容的模样看起来有点欠。
  
  “…?!”梅里美沉默了。他知道自己失策在哪了。在他专注于探究梅特墨菲斯的时候居然没注意到他拿的手机是自己的。真是太失策了。
  
  梅里美扶额。

02
  在一旁梅特墨菲斯因被丝毫没有翻译过的《水浒传上》而砸到头的哀嚎中,梅里美抱着就看看的心态点开了游戏。
  
  跟着相当简单的新人教程一步步地走到了取名那,却发现输入框里已经准备好一个名字——伊紫,而且名字无法更改。
  
  嗯…?这游戏系统还设置了强制取名的嘛?梅里美倒也没再多想。他始终是属于没有太过接触游戏的那类人,对于这样的系统除了奇怪也便没再像他能钻入书籍那样来深究了。
  
  况且这名字也没有奇葩到看不下去,倒是让梅里美脑中莫名冒出一句“伊人已逝,紫韵犹存”的陌生句子来。梅里美记得在他阅过的书中并无这样的句子。莫非是大脑自行拼凑出来的?梅里美可不觉得自己有那么个才华。
  
  梅里美轻微地摇了摇头,也就不再多想。现在他莫名其妙地对这款游戏期待起来了。
  
  屏幕上短手短腿的绿色青蛙面对着梅里美,背上系着像是荷叶做的绿色帽子,面部表情看起来有几分高冷,但更多的则是傲娇一词更有说服力。
  
  梅里美跟着教程收割了三叶草,买了最便宜的食物放进黄色的小包里,为了让伊紫出去旅行而重启了游戏,再打开的时候却发现它依然是待在它的小屋里,惬意地蹲在桌前不时用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瞅瞅屏幕。
  
  这青蛙怎么这么像在看我?梅里美猛地冒出这念头,随后自己也被吓到轻微一抖。
  
03
  “…梅特墨菲斯。”梅里美踌躇一番后还是温声唤了唤一旁抱着手机一脸兴奋地嘀嘀咕咕着什么的同事。
  
  梅特墨菲斯一顿,转而一脸哀怨地瞅着里美。而梅里美则是选择性无视了梅特墨菲斯那一脸幽怨,面带微笑地继续温和提出自己的疑问:“旅行青蛙里青蛙为什么不出门?”
  
  梅特墨菲斯闻言挑了挑眉,这举动不知是含了多少戏谑:“噫,你这'老古董'竟然也会玩游戏?玩得还蛮快。”
  
  看着梅里美开始变得有些尴尬的表情,梅特墨菲斯看起来愈发得意了:“我就下载给你开玩笑的,你居然真入圈了?”
  
  直到他见梅里美一脸和善的微笑才噤了声。
  
  “好嘛我说就是。凶什么凶…”梅特墨菲斯轻咳两声,“小青蛙要不要出门时由它自己定的。你只要备好行李给它就不用操心太多了。”
  
  “原来是这样么…”梅里美摸了摸下颌道谢,“多谢了。” 随后便陷入了沉思。
  
》》》》TBC《《《《

【德哈】午夜凶铃的错误开展xxx(一)

◎小学生文笔,ooc极致。
◎现代架空麻瓜,富家少爷德x作家哈,两者陌生人设定。
◎大概慢热,HE。
》》》 》
01
  桌前的台灯投下昏暗的光芒,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相对之下倒是亮得多。
  
  纵使右下角的时间已经显示出零点,伏在桌前的人依然在电脑键盘上敲打着。
  
  哈利扶了扶眼镜。他已经出现了疼痛昏沉的现象,痛觉开始覆盖在整个头皮,甚至向流水似的淌到眉间。他皱了皱眉,想着自己是不是该睡觉了——如果是以身体第一的角度来看的话。
  
  他有些后悔了:要是自己之前没有得懒癌的话,就不会导致现在这结果了。或许下次他该想想提前完结稿子。
  
  哈利胡思乱想着,手指依然不停歇地敲打着键盘,直到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在毫无感觉的情况下打下了许多的语病句。
  
  噢上帝!哈利懊悔地在心里暗骂一声,掐了掐眉心,正准备把那些错句删掉。这时,手机屏保却自动打开了,随之而来的是来电铃声。
  
  他困惑地想着:这么晚还会有人打过来电话?但哈利瞧了瞧手机上显示的却是陌生号码。思索半天,他还是把电话接通了——如果是诈骗的话倒是可以耗一些那边的电话费——哈利报着这样的心思接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压得很低的声音,听起来是个男的。那头就用着这样的声音无厘头地说道:“你好,陌生人。这里是一个临死的人。”
  
  “…什么?”哈利被这神开展给吓了一跳。这莫非是最新的诈骗手段?他选择保持沉默,虽然他之前已经出了声。
  
  电话那头明显并没有理会哈利之前的那句短句,他(或许是?)自顾自地开了话匣子:“我已经用刀划开手腕了——没有谁能帮得了我了…我做不到…我有点害怕了,父母他们会怎么办?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会去死的…”他神神叨叨地说了一番毫无逻辑的话。
  
  听起来就像一个刚上小学的小孩子趁父母不注意乱拨了一个电话后来背一堆乱七八糟的单词。如果忽视那痛苦的话。哈利面无表情地想。这番话打得他措手不及,以致于他现在非常惊慌失措,才故意绷起脸摆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呃…我想你还是把伤口包扎一下吧…然后把刀扔掉,好吗?”哈利不自觉地放柔声音。他的大脑慢慢清明起来,他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拨乱拨一个电话——当然这是哈利猜的,他是借此来求助,寻得最后活下去的理由。
  
  那头稍微顿上几秒后,那个男人明显变得急促了:“不!我不要!我不需要陌生人的安慰!谁也帮不了我!”
  
  哈利揉了揉耳朵。这男人的声音突然大起来让他猝不及防,以致于耳膜震得有些疼。他明显是在对自己说谎。这种情况是相当不好的了。哈利这么想着,他将脸远离了手机,深深吸一口气后才刻意用着温和平静的语调开口:“那你为什么要向一个陌生人倾述呢?”
  
  这句话非常有效——那边没了动静。哈利轻轻地松了口气,他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继续说道:“因为你需要帮助。”他的语气变得笃定,他了解这样矛盾的心理,虽然并不深——因为他之前为了写一篇与现状相类似的文章,他特意对这样的情况这样的心理进行一番浅浅的调查。
  
  “我会帮助你的。所以请你千万不要自杀好吗?”哈利的心里也意外地慢慢变得平静,他继续放柔声音缓慢地说:“现在,你应该去包扎伤口,然后扔掉刀子。”

》》》》TBC《《《《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